让江苏捐精 不如给西部壮阳-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6-06 19:28

  导弹熊

  为了高考名额的事情,江苏湖北一片哭爹喊娘。不,准确地说是一片爹哭娘喊。

  政策这个东西,从庙堂到草泽,要软着陆,要有降落伞,不能duang地一声,鸡飞狗跳、泥水四溅。

  政策这个东西,要像蒸汽熨斗,把民意褶皱给弄平展了,而不是像蒸汽,造成新的抽巴。

  政策这个东西,交给老百姓的时候,要打磨一下,别带着倒刺钉子就往怀里杵。

  中国人,尤其是计划生育以来生了独苗苗的这一代,啥都可以将就,唯独不能容忍一切可能伤及他家娃的事情。高考虽然有些毛病,但依然是迄今为止寒门子弟可以靠自身实力改变命运的最不坏的办法。任何在这条路上安置路障,或疑似安置路障的做法,都可能招致老百姓豁出来斗。

  从官方表态来看,苏鄂填西部,这个点子肯定不是教育部几个头儿玩骰子玩出来的。数据表明,江苏高考实际报考人数在逐年下降,因为有不少孩子选择去国外读书,这是和江苏的发达程度匹配的。这部分空出来的名额,似乎可以转移给西部,算是损有余以补不足。

  再就是地方解释说:中国高等教育体系庞杂,一省之内,既有中央军,又有地方军,中央军和地方军内部,又有甲种乙种之分,还有本科专科之别,以及方兴未艾的职业教育,最近一些年还有民营团练加入,考虑到学生本身也是未必都要入太学做翰林,其实执行起来还是有腾挪空间的。这头切割,那头补充,两相抵消,能量守恒,本地没有显著的损失。

  我也相信这么大一个动作,一定会有补偿机制,不太会明显地伤害地方。

  可老百姓不是教育专家,也不是统计局干部,他们没有那么精细的数据,只有一个简单的认识:大学就那么多,升学率差不多就那个水平,招生量也有天花板,我这里切走一块,不就意味着每个人上榜的概率降低了吗?

  江苏古来多进士,湖北高考甲天下,惟其如此,内部竞争也格外激烈。江苏湖北又不是京兆,两地学子拼死拼活上三本的成绩,北京孩子拿着就能进清华。此种内部不易和外部不公本来就积淀深厚腹诽,现在又要做出头鸟,爹妈们焉能不急。

  在衙门里定政策,在公文上出政策,面对市场意识,孤行计划之道,一切看上去很美好,唯独不顾及老百姓的感受,没有跟民间商量的意思,结果风声一出,立刻遭到阻击,理固宜然。照例,谣言和阴谋论雨后春笋,秀才们甚至一直把账算到了科举时代。

  用名额支援西部建设的想法很美好,体现出这个国家对发展均衡的追求,只不过目前还没有摧枯拉朽以实现彻底公平的魄力和能量,所以只好在现状上修修补补。或者用这些年耳朵都磨出老茧的话来说:当国家没有办法大刀阔斧地平衡配置教育资源时,就只好拿出江苏湖北贴补西部这种救济性办法。

  甚至说得更严重一些:教育领域里的资源不均和利益分割如此强固,以至于国家都很难矫正。而之所以如此,从根子上讲,是因为国家就是这种格局的设计者,掌握教育决策权的人本身就是这种格局的既得利益者。

  往深处说:我们虽然处在21世纪,号称现代国家,而且有统一的大市场,但实际上公民还是被种种绳索束缚住,而其中最粗大的一根就是户籍制度。户籍制度是高考改革最大的桎梏,它迟缓的改革进程注定未来若干届高中毕业生只能在出生地高考,而无法因为自己优秀、父母打拼、依法纳税而自由选择考场。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根救命稻草,优质资源集中地的人们,可以撇开日常挂在嘴上的公平正义,堂而皇之地阻击外来者分一杯羹的诉求。

  江苏这样的地方,很容易面临一种局面,那就是它在户籍制度上没法像北京那样顽固,所以会随着户籍改革而向外来人口让渡本地高考权利,但与此同时又要向遥远西部输送考生名额,相对于北京的双重聚敛,它简直就是双重损失。

  全国一张考卷,只要是学生,住在哪里就在哪里考试,分数线面前八荒平等,所有行政区考生打乱了过筛子,从第一名排到全国招生总量的最后一名,解名尽处是孙山。这样理论上很公平,但在中国行不通。

  北京的孩子,就是要在低分数线上进清华北大,这是一种很霸道的特权,维护者既有权贵,也有寒门,无论你喊得多凶也不肯让步,决死一拼的勇气可观而可怕。

  边疆少数民族地区,若没有现代意义上的羁縻办法,也是有大忧患的,更何况要改变那里不发达的状况,不能不让本土人才繁盛起来,而恶劣的自然条件和落后的经济状况,先天决定了那里不可能和苏湖天堂拼教育。

  还有若干种国家需要照顾和奖掖的人群,还有形形色色的诸如扶贫这样需要国家来还的欠债,还有N多种只有中国才有的微妙平衡与博弈。

  是的,教育从来都是离政治最近的东西,甚至本身就是政治,国情决定了中国教育必然复杂,这块骨头必然难啃,要不你看最强悍的改革者在这个领域里也没有多少大手笔的破立。

  有专家提出,解决东西部招生不均衡和标准不公平,最终还是得靠继续扩招,这其实就是一种做大蛋糕的思路。尽管扩招导致大学教育含金量事实上下降,大学毕业即失业现象跟着扩容,但毕竟比大批青春骚动的孩子在家乡失业好多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总比没有经过这一道的人更容易驾驭。或者说,扩招至少可以将一个孩子的失望推后四年。

  在我看来,与其让江苏湖北捐精,不如给西部大学壮阳。

  国家如果有足够魄力,就不举倾国之力,让西部高校更强大。

  我说这话的前提是我国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传统。如果一件事没办好,一定是没有集中力量去办,或者没有像嘴上说的那样用力去办。

  如果把西部发展作为大事,把在西部办一流大学作为大事,那就没有办不成的道理。

  中国大学的校长不是有行政待遇吗?给西部大学校长部长待遇(虽然我很反感校长是官员这种设计)!

  实在不行,教育部可以搬到成都、重庆、兰州、西安或者乌鲁木齐中的任何一地!

  每年的教育经费,别再锦上添花,要大尺度向西部倾斜!

  国家部委和央企优先聘用西部大学毕业生!

  好教授如果在西部大学任教,除了比北上广高很多的薪酬,国家还要奖励别墅、汽车和保姆!

  卓越的研究者和讲课人,搞科研带学生,不考核!

  甚至主管教育的政治局委员可以常驻那里,将办成这样的大学作为在位时的政绩和退位后的遗产。

  国家最高领导人每年专项视察一次!

  当然世界上有另一种创办和运行好大学的逻辑,但既然中国有自己的办学逻辑,那就把这种逻辑的激励效应做到最大,给西部最大限度的领导重视、资金充足、资源丰沛和环境宽松。

  是的,目前西部对好教师和好生源的吸引力肯定不如东部,但我只能说那是诱惑还不足够大,无论从物质还是精神上。

  当年的西南联大,当年的兰州大学,当年的四川大学,都偏居一隅,物质上和今日有云泥之别,可照样生机勃勃、栋梁无数。武汉大学很好,可湖北不算发达地区;山东大学不错,但很长时间这个省的GDP排不到前头。美国的那些好大学,难道都在美国经济最发达的地方?

  国家如果真有这种诚意,舍得给政策,舍得花大钱,舍得架桥铺路,像办特区一样办西部大学,胜算还是有的。一带一路,何如就从一心一意办大学做起?

  更何况网络时代,教育的地域落差是可以通过先进技术弥补的。

  西部有了一流大学,西部的孩子不需要冒着溽热去南方读书,南方的孩子可以不必担心西部同龄人抢他们的蛋糕,他们的爹妈无需跑去跟官员哭天抢地,功德无量啊!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来,给你出一道题。

  假设你来自于火星,突然被扔到中国,你可能被扔到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也可能被扔到河南这样的内地省份,甚至还可能被扔到西藏这样的边疆地区。不幸的是,你被扔到中国去的使命,就是去上中学,然后高考。当然了,如果你想考进北大清华这样的牛校,你肯定希望自己被扔到北京上海,因为那里学习条件好,分数线又低嘛。问题是,你被扔到这3个地方的概率一模一样,各三分之一。这个时候,让你来设计一个理想的高考分数线制度,你会怎么设计?

  这个假设的情形,不是我的发明,而是美国政治哲学家罗尔斯的发明。罗尔斯1971年的时候写了一本厚厚的书,叫《正义论》。因为这本书厚得让人望而却步,所以我斗胆把它庸俗成一句话:只有当你不知道自己可能是谁时,才能想清楚什么是正义。

  当然了,他有一个术语,叫“无知之幕”,也就是一个人在对自己的社会处境暂时失明的情形。一个站在“无知之幕”后面的人,既可能是比尔·盖茨,也可能是一个非洲饥民。如果你觉得正义就是杀光富人瓜分他的财产,万一“无知之幕”一拉开,发现自己就是比尔·盖茨,恐怕你会后悔得一头撞死。如果你觉得正义就是Windows系统卖5000美元一套,万一“无知之幕”一拉开,发现自己其实是非洲饥民,估计也要捶胸顿足。

  好了,你站在“无知之幕”后面,你得想想什么的高考分数线制度最合理。

  在思考这个问题之前,不如我们来看看美国人所面对的一个类似的问题,和他们的回答:Affirmative Action(平权行动)。

  “平权行动”是1960年代随着美国黑人运动、妇女运动兴起的一项政策。由美国总统约翰逊在1965年发起,主张在大学录取学生、公司招收或晋升雇员、政府招标时,应当照顾少数种族和女性。目的就是扳回历史上对黑人和女性的歧视,把他们在历史上承受的痛苦折算成现实的利益。

  这一行动实施之后,黑人和妇女的大学录取率、政府合同中的黑人中标率大大提高。高校录取制度尤其是“平权行动”的热点。有的大学,甚至明确地采取了给黑人、拉美裔申请者“加分”的制度或者给他们实行百分比定额制。这种拔苗助长的善良愿望,促成了美国的大学里各种族齐头并进的大好局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到90年代中期,一个曾经几乎是“纯白”的学校,已经被“平权行动”粉刷得五颜六色:39%的亚裔;32%白人;14%的拉美裔;6%的黑人和1%的印第安人。

  然而从1970年代开始,人们开始对“平权行动”嘀嘀咕咕,其主要的矛头,就是它矫枉过正,形成了一种“逆向歧视”。

  1978年的“巴克案”(Bakke Case)打响了反对“平权行动”的第一枪。巴克是一个白人男性,连续两年被一个医学院拒绝录取,与此同时,这个医学院根据16%黑人学生的定额制,录取了一些比巴克各方面条件差的黑人学生。巴克不干了——我不就是白点吗?我白招谁惹谁了?他一气之下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裁定对黑人学生实行定额制是违宪的,但仍然在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

  紧接着,嘀咕发展成了议论,议论发展成了抗议。最著名的抗议,来自1990年代中期加州州长Peter Wilson。他抗议道:“不能让集体性权利践踏个人的权利,我们应当鼓励的是个人才干。”于是他大刀阔斧地开展了废除“平权行动”的运动。

  1995年6月,公立的加州大学及其九个分校废除了录取学生中“平权行动”。1996年11月,加州用公投的方式废除了包括教育、就业、政府招标等各方面的“平权行动”。1997年4月,这一公投结果得到了最高法院的认可。受到加州的影响,另外十几个州也开始蠢蠢欲动,要铲除逆向歧视的“平权行动”。

  取消“平权行动”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1998年是加州大学各分校取消“平权行动”的第一年。在这一年里,伯克利大学黑人学生的录取率下降了一大半,从1997年的562个黑人下降到1998年的191个;拉美裔的学生也从1045个下降到434个。各大学校方很有点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退到解放前”的感慨。

  2003年“平权行动”再次成为热点问题。因为今年最高法院遭遇了一个新的“巴克案”—— 密歇根大学的Gratz/Grutter对Bollinger案。2003年6月23日,最高法院再次作出了一个八面玲珑的裁决:密歇根大学给每个少数民族申请者加20分的本科生录取政策是违宪的;但同时,它又裁定法学院为了增加学生的“多样性”而照顾少数种族是合法的。这与其1978年对“巴克案”的裁定是一样的:原则上支持“平权行动”,但反对用定量的方式来固定这种“平权行动”。

  如果说最高法院1978年的暧昧还是理直气壮的,2003年的暧昧就已经是如履薄冰了。那个加分制违宪的裁定是6比3作出的,而法学院“平权行动”原则合法的裁定,是5比4惊险胜出的。Peter Wilson们吆喝了这么些年,终于把“平权行动”的阵脚给吆喝乱了。

  “平权行动”争论的核心,正如众多社会问题的核心,是一个“程序性正义”和“补偿性正义”的矛盾。“程序性正义”主张一个中立的程序施用于任何社会群体,而无论结果如何——同一条起跑线,兔子也好,乌龟也好,你就跑去吧。

  “程序性正义”的最大问题,就是对“历史”、“经济”和“文化”的无视。一个经历了245年奴隶制、100年法定歧视和仅仅30年政治平等的种族,必须和一个几百年来在高歌雄进征服全球的种族放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补偿性正义”则主张根据历史、文化、经济条件有偏向地制定法律和政策,以保证一个相对公平的结果。但“补偿性正义”面对一个不可避免的操作性问题:由谁、如何、是否可能来计算鉴定一个人的历史、文化和经济遭遇?一个祖上是黑奴的黑人录取时加20分,那一个祖上是华工的亚裔应该加多少分呢?一个祖上四代是贫农的人,和一个祖上两代是贫农的人,分值又有什么不同?一个穷白人和一个富黑人,谁更应该加分?

  这就听起来有点耳熟了,而且是不太悦耳的一种耳熟。

  这种“补偿性正义”的原则,需要一个巨大的国家机器来整理、裁判历史和现实无限的复杂性,而这种裁判权一旦被权力机器劫持,问题就不仅仅是如何抵达正义,还有这架机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了。

  所以说,美国最高法院对“平权行动”的暧昧是一种无奈,也是一种智慧。它一方面赞同将历史、经济等因素融入政策的考虑当中,否定了纯粹的“程序正义”;另一方面,对如何具体地补偿历史、经济问题,又支支吾吾。毕竟,就算是爱因斯坦,估计也研究不出历史和现实之间、经济地位和政治资本之间的兑换率。

  承认一个一个的人,也承认一群一群的人。承认你矫捷的身手,也承认他人肩上历史的十字架,因为在“无知之幕”的背后,你可能是一只兔子,也可能是一只乌龟。

  好了,终于可以回到咱们开头提的那个问题了:来自火星的你,被扔到大城市、内地、边疆的可能性各三分之一,你会如何设计高考分数线方案?

  你可能会说:三个地方分数线一样嘛!大家公平竞争嘛!

  你也可能会说:让边区分数线低一点,其他两个地方一样,因为那些地区贫穷,教育条件有限,人家北京上海的孩子用电脑打字,俺们这里还是凿壁借光呢。

  你还可能会说:我选择让北京上海分数线低一点,其他两个地方一样。因为……因为……咦?你们地球夏天真热啊!

  我们知道,这三种选择,第一种叫“程序性正义原则”;第二种叫”补偿性正义原则”;第三种,姑且称之为“夏天总是很热”原则吧。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继“母女倒卖假疫苗”、“魏则西之死”、“东南大学陈教授之死”,5月13日晚间,又一条震惊河北11选5开奖重庆人的消息席卷朋友圈:

  重庆市南岸区花园路社区医院顶风作案,对进口五联疫苗偷梁换柱,被当场抓了现行!负责疫苗的医生已逃跑!无数婴幼儿不知被注射了什么疫苗?

  20160514_0e5b60c77bd00c3ec0563gp3JnCwYTDf河北11选520160514_0e5b60c77bd00c3ec0563gp3JnCwYTDf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我们小区有个宝妈,前些时间散步时碰到她,她说她怀疑南岸区花园街道路卫生服务中心打五联疫苗作假,她说她留意到医生打针用的针管在变化,有时用的是蓝色针管有时用的是普通白的针管,她当时问那个医生回答说针管被污染了才换的,她觉得很可疑,问我们遇到过没,但我们娃儿妈记不得这些细节了,说是太快了,又不给看药盒包装什么的,上来一眨眼针就比起了,貌似是用的普通透明针管打的吧。

  原以为事情就这么过了,只不过是一次唠嗑而已,结果,昨天13号中午,那个宝妈突然在群里大呼让大家去那个社区医院,她抓住医生假打现形了!她说她由于不放心,最近这次打疫苗就换了地方去妇幼保健院打,结果人家那边用的是蓝色的粗针管,她就问医生,医生告诉她这个蓝色针管和药剂都是原装封装在一起的,针管不是为了好看才弄成有颜色的,里面有药粉,和瓶子里的药混合后打才是有效的,不能用其他针管代替,除非你能把里面的药粉抠出来用了。那个宝妈听了就气炸了,但她还是很智慧,她昨天就专门跑到社区医院来蹲守,在边上看其他娃儿打疫苗。结果就发现那个彭佳(打针的那个人,已经被指认出来了)给这个娃儿打的时候还用蓝色针管,给下一个娃儿打的时候就换成了普通针管。她一下呵斥住那个医生,质问她为啥子要用白针管,那个医生见事不对,快速将针管收了回去套起扔掉,换了个原装针管出来,嘴里嘟囔说针管又被污染了,宝妈确定了这个事绝对有问题就直接报警了,还打了药监局的电话,那个医生看到报警后就要开溜,宝妈去抓她没控制的住,那人就溜了。

  后来大家就去查记录,翻垃圾找证据,再后来跟搜出了很多资料,包括进货单,显示4月进货30多只,之前有个月进了才10只,但是却给几百个娃儿成功完成接种?目前网上已经有很多这些单据的照片了。还有打针的记录很水,不写批号,假签字,不开发票等等。现在深度怀疑该医院打这种收费疫苗长期作假,偷梁换柱,给几百个娃儿打的针是写啥子药现在大家都不知道了,凑数也凑不上啊,缺口那么大。。乐观点她缺斤少两偷空转凤骗点钱,对娃儿也就是接种无效;悲观点她拿些假药瞎打娃儿中毒或因为没免疫而得重病甚至危及生命。。。现在谁也说不清,没有调查完,没有公正权威的解答,没有诚信为基础说了也白说。现在有的是什么,我只确信一样,那就是新闻封锁!家长们由于恐慌和愤怒,把医院围得水泄不通,昌隆那个大十字路口也堵了!特警出动维稳,典型群体事件了。

  134513447134513447

  医生所用的普通注射器(左)和疫苗原装注射器(右)。

  重庆疫苗事件涉事社区服务中心医生全部消失

  新京报快讯(记者安钟汝 实习生刘旭)截止到今晚,重庆市南岸区花园路数百民众仍冒雨聚集在花园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前,等待相关部门回复。他们质疑该中心注射的五联疫苗造假。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该中心疫苗接种纪录存在涉嫌造假等多个问题。

  家长发现医生未用原装针管打疫苗

  据一位家长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昨日上午她带着孩子来到花园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孩子注射五联疫苗,但现场却有另一位家长发现,孩子注射时使用的针管与正规的进口五联疫苗针管颜色不一。

  “正常的进口五联疫苗的售价702元,包装自带一个有蓝色标志的注射器,但当时的医生只拿着一个普通的注射器给孩子打针。”据在现场家长反映,当时发现针管有问题后她立刻提出质疑,医生随即换了一个原装针管,嘟囔着说“针管又被污染了”。她在现场随即报警,并拨打了食药监局的电话。

  此前,亦有居民对该中心注射疫苗时使用的注射器提出质疑,但得到的答复是“为了避免污染”。后该居民到其他医疗机构求证,被告知进口五联疫苗和药剂都是原装封存在一起的,更换针管就等于更换药剂。

  新京报记者从医生前后接种的针管对比图可以看到,五联疫苗的专用注射器为玻璃材质,管体上贴有一个标志,而该中心却使用了塑料材质、没有标志的普通注射器。

  疫苗进货数量与实际接种数对不上

  消息传开后,周围居民从当晚七点开始聚集,到该社区服务中心“要说法”。据现场一名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到晚上十一点左右人群才逐渐散去。”

  新京报记者今天拨打了涉事医院和医生的电话,均无人接听。据居民透露,事发后涉事医生和医院负责人全部“消失”。

  不过,空荡荡的医院里却留下了疫苗接种的相关材料。家长们获取了该卫生服务中心的疫苗接种家长知情同意登记本,并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在登记本的一页中,记者发现,有两位接种儿童登记的出生日期,居然在接种日期之后,出现了“先接种后出生”的怪事。

  一位王姓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不止于此,相关记录还显示,该卫生服务中心相关疫苗进货数量与接种疫苗儿童登记数量存在出入。

  此外,在该中心接种的儿童所持的接种记录中,疫苗批号、生产厂家和医生签章全部空白,而这些记录在正规的接种记录中必须填写。

  新京报记者在涉事单位花园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看到,从下午开始,一些为自己孩子在该中心注射了疫苗的数百位家长集聚在卫生服务中心内,翻看该中心公开的重庆六院《重庆市南岸区儿童扩大免疫规划疫苗接种家长知情同意登记本》(以下简称登记本)复印件。据了解,涉事卫生服务中心属于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管辖。而多位家长表示,自己并没有在类似的登记本上签字。还有一些家长质疑,公布的登记本家长签字笔迹相同,该登记本涉嫌造假。

  重庆市卫计委称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

  14日凌晨0点03分,重庆市南岸区官微“南岸政务”更新微博称:2016年5月13日,有家长投诉称怀疑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花园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的自费疫苗被“调包”。市卫生计生委、南岸区委区政府获悉后高度重视,目前,市卫生计生委、区卫生计生委、区疾控中心、区公安分局、重庆市食药监局南岸分局等部门已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家长投诉情况进行调查核实,并将尽快向群众公布调查结果和处理意见。

  14日上午10时58分“南岸政务”再次更新微博,发布公告称:经初步核查,重庆第六人民医院花园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今年以来共购买疫苗346支,均从南岸区疾控中心购买(该数据与南岸区疾控中心核对一致)。其中,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从南岸区疾控中心购买80支疫苗配送给花园路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直接从区疾控中心购买疫苗266支。目前已使用326支,剩余20支已经封存。

  对于以上回复,相关群众并不满意。一位张姓家长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家长想要知道到底疫苗有没有调包,调包成什么疫苗,涉及到多少儿童。”

  重庆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刘克佳告诉新京报记者,“至于该卫生服务中心是否存在疫苗调包的行为,目前还没有调查结果。”

  涉事中心医务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南岸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涉事单位附近的明佳园社区居委会设立了登记点,负责在花园路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过疫苗案例登记工作。负责登记的一位南岸区卫计委工作员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登记工作从13号晚上开始,至今登记案例超过400人。

  同时,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涉事卫生服务中心的涉事医务人员已经被警方控制,具体细节不详。

  截至记者发稿,相关部门没有新的回复。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